等一个人,陪我去南京的春天

等一个人,陪我去南京的春天
原标题:等一个人,陪我去南京的春天 金陵春,最是迷人。 【这是另一半星球第 130 篇值得共享的原创案牍】 01 初听「金陵春」这三个字是在李白的诗里。 ”堂上三千珠履客,瓮中百斛金陵春“,李白爱酒,金陵春是李白难以舍弃的美酒。 后来我一向想,这酒必定真的像南京的春天相同迷人。 南京,六朝古都,古称「金陵」,是座帝王城。 从陈旧的年月到现在,从前前史的每一步,南京都浓墨重彩,无足轻重。 能够说,这座城市处处都是前史的车辙印迹。 刘禹锡写道”王浚楼船下益州,金陵王气黯然收“,叹金陵城破, 杜牧在秦淮河畔写下”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尤唱后庭花“, 现在的秦淮河上仍然桨声灯影,夜晚只身坐在秦淮河畔,看着河上画舫,让人好像一眼就看到千年前的现象。 紫金山上的明孝陵里,朱元璋与他的皇后同穴而眠,明孝陵有偌大的梅园,一到春日,梅花开,暗香起浮, 而山波浩渺的中山陵,纪念着终结了两千年封建制度的人,他写的「博爱」两个字题在高高的匾额上,这儿是南京,是中山陵。 沉痛的「南京大屠杀」纪念馆在这座城里,让吾辈不忘国殇,自立自强。 高雅的「南京博物院」,是梁思成才调的散落。 在我国一切的古都里,南京仍然是不同的,它有着难以言喻的共同魅力。 不同的是,它千年暗存的王者之气,又混着独归于江南城市的柔软婉转,加之近代的影响加持,所以,有了现在的南京。 金陵是南京,南京却不仅仅是金陵。 但当你站在这座城市里,每一次的回眸,你好像都能看到当年「金陵」的影子。 如果有两次机会去南京,我会挑选一次在秋天,一次在春天。 夏天太热,汗流浃背的时分不想赏识景色,冬季太冷,万物凋谢。 阳春三月,我最想做的事,便是去南京的街头走一走,赴一场「金陵春」。 02 人世三四月,金陵的春天,最为迷人。 金陵的春天,是一场隆重的花事。 没有什么比花更能让人感觉到春天的美好了! 南京的春天,是春寒料峭后的花团簇拥,是春意盎然时的满城芳香,是望不尽的画中有诗,是看不厌的一场场金陵花事。 春天来了,我想去金陵看樱花。 去古 「鸡鸣寺」,「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」,古鸡鸣寺便是这四百八十寺之首。 散步走在陈旧安静的寺庙,粉色的樱花在黄色的围墙上开放,一阵风吹过,落英缤纷,吹了浑身满头。四周一片静悄悄的,我站在春日的鸡鸣寺,看樱花飘落,随水漂流。 去金陵的 「玄武湖」走一走,离鸡鸣寺不远,一路走到湖边,走进一场樱花与温顺湖水相依的美梦。晨曦从湖面逐渐高升,有人泛舟玄武湖,你在一颗颗盛放的樱花树下曲折流连,回头看见湖面悠悠的船。 去 「南京林业大学」或许 「晓庄学院」吧,或许很多人不知道,这儿的樱花是南京绝不能错失的春天。 粉嫩的樱花怒放在安静的学校樱花大路,怒放在陈旧的教学楼旁,而站在教学楼的窗边往外望,几枝樱花,再望,下面便是一片粉色的海洋。 春天来了,我想去金陵看玉兰。 春天里,必定不会少的便是一树玉兰花,开在路旁边,低沉的好像不准备被路人看见。 而金陵城的玉兰不相同,我想在春天去金陵,只为一枝玉兰。 阳春三月,就去金陵城的 「朝天宫」看玉兰! 当皎白如雪,低沉浓艳的玉兰花开在陈旧静默的宫廷旁,让人不由得吟诵出“霓裳片片晚妆新,束素亭亭玉殿春”的诗句,一盏盏素白玉兰静静立在枝头,不如梨花樱花娇俏,却自有玉兰的气量。 朝天宫的玉兰啊,真是每年都不想错失。 我想在三月的春风里,去 「灵谷寺」走一走。 如果说朝天宫的玉兰是一阙「玉殿春」,那么灵谷寺的玉兰正合了另一句诗,「禅房草木深」,古寺玉兰无声怒放,暗香起浮,有和尚独立于廊下,好像在嗅一缕木兰香。 春天来了,我想去金陵城看梅花去。 上 「梅花山」上去,金陵的春天一来,中山陵景色区的梅花山上株株梅花料峭怒放在风里,梅香起浮动人肺腑,人世此景几回见呢?唯有金陵梅花山。 金陵的春天是一场场隆重的花事,等一个人,陪我去看「花开满金陵」。 03 金陵的春天,如一阵如茸毛般轻暖的风。 当三四月的风,完全融化南边城市冬的阴寒,这温顺轻暖的春风吹到秦淮河上,我就想去金陵秦淮河泛舟了。 「秦淮河」,一条从李商隐的诗中流动至现在的河流。 她的美永久携着一身诗意,她的美是永久的。 当“古秦淮”的牌坊真实地立于眼前时,你会有那么一会儿会变得模糊。 “六朝旧事随流水”,灯光璀璨的阁楼,映在夜晚的秦淮河上,隔岸的歌声,缠绕着来往不停的画舫游船,这一瞬好像便是千年。 「夫子庙」立于秦淮河畔,它是我国四大文庙之一,始建于宋,历经沧桑,几番荣枯,现在充满了故事感。 有人说:“每次来南京,都会到夫子庙、乌衣巷逛一逛。它仿若便是交融了古拙与现代贩子面貌的秦淮人家,从那里你能够读到许多老南京的故事。” 当三月轻柔的风吹向雨花台,我想去金陵的 「雨花台」了。 雨花台的春天安静,茶园有新茶初生,想去逛逛雨花台的小径,坐在小小的雨花亭里听鸟叫虫鸣,风声细吟,再沿着茶园走进深处讨一杯新茶吃。 当这风吹向 「明孝陵」,我就想踏着这风去逛逛明孝陵的 「石象路」了。 明孝陵是朱元璋和皇后马氏的合葬坟墓,被誉为“明清皇家榜首陵”。 它壮丽雄伟,建筑艺术高明,直接影响了明清两代500多年帝王陵园的形制。 明孝陵的石像路,被称为“南京秋天最美的路”。我却也爱春天的石象路。 无论是春夏秋冬,无论是雨天抑或暖阳,石象路永久都那么美。安静的石板路两旁矗立着六七百年前史的古石像,石兽绘声绘色。碧绿的古树与神兽石雕相偎相依,一场春雨后,更是静寂无声。 当这风吹过 「中山陵」,我想去静默的中山陵了。 春风拂过金陵城,万物复苏,沿着中山陵的山道一路向上爬,看满山新绿伴几树桃花,走过满山苍翠,走过琵琶湖,站在中山陵的门前回身,坐在中山陵的音乐台上看和平鸽在春日的风里起舞,看紫金山满山碧绿。 04 金陵的春天,是四月人世一轮暖阳。 三四月春日的暖阳下,我最想坐在午后的南京「前锋书店」。 南京「前锋书店」五台山店被评为“我国最美书店”,有人说,在这儿,好像魂灵真的能够对话。 前锋书店店面有点难找,她静悄悄地躲藏于一个由防空洞改造而成的地下停车场中,没有路标的指引,也没有豪华的装修,但一旦进去这一处静寂的空间,就会被冷艳到。 我想去前锋书店,坐在阳春三月的暖阳下,看一本书,喝一杯茶,安安静静与书里的老魂灵来一场对话。 三月春日的暖阳下,我想在种满法国梧桐的「颐和路」上走一走。 南京是一座归于梧桐的城市,南京颐和路,一个写满民国史的当地。 一到春天,颐和路两边遮天蔽日的的法国梧桐,就在春日的暖阳中逐渐舒展。 新绿的巴掌的梧桐叶在明澈的阳光中好像看得清头绪,春日走在颐和路的街头,阳光从法国梧桐的枝丫之间静静洒下来。 沿路走过一座一座的第宅,春天,颐和路旁边会有一树树的花开,伴着法国梧桐,告知每一个来这座城市的人,南京春天温顺的容貌。 三月春日的暖阳下,我想爬上南京的「栖霞山」,看春天鲜亮的红枫。 春日里,栖霞山的红枫在明澈的暖阳中红的无比鲜活灵动。红枫在变绿之前首先是灵动的红,然后叶片渐渐舒展变绿,直到秋天再一次变红。 春天金陵栖霞山的枫叶红是直打人心的,尤其是在明澈的阳光下,发着光闪闪发亮。 栖霞山上的栖霞寺安静无人,「一个栖霞寺,半部金陵史」,我想寻一个春日,缘山而上,坐在栖霞寺里,晒着春日的暖阳,看看灵动的枫红。 等一个人,陪我去看南京的春天 去古鸡鸣寺看看樱花 去逛逛安静的种满了法国梧桐的颐和路 爬上栖霞山看看春天灵动的红枫 坐在前锋书店的午后看一本书,喝一杯茶 然后在回程的道路 或许我能够写一首叫《金陵春》的小诗 择一个春日 谁与我共赴一场金陵春? 回来搜狐,检查更多